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儿的个人主页

一弯心月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成熟和天真兼具,活泼和安静共存,既传统亦新潮,既爱独立,亦喜依赖,既爱热闹,亦享受孤独,追求完美,但更看重感觉!这就是独特的我! 一树梅花一树春, 弯枝曲影雪纷纷。 心蕾何时伴君放, 月移梅影影照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两只相距四点五厘米的蚂蚁  

2010-04-08 17:22:54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这是一篇关于爱的”寓言”.童话.写的是一只蚂蚁寻找另一只蚂蚁的故事.整个童话给我的感觉是透明纯净的,而在纯净美感中生长出来的情思又是沉甸甸的,绵绵不绝的,为蚂蚁,为孩子,为自己,更为相爱着的人们.我想,这个叫薛涛的作者一定是个坚守心灵的人,他在自然地收获着坚守而得来的果实.)

小白和小黑怎么联系,是个秘密.这个秘密最先藏在小白那里,一天后小白不放心了,又改藏在小黑那里.秘密藏在小黑那里小白又睡不好了,彼此都怕对方马虎把秘密弄丢.最后他们想出一个最好的主意:把秘密分成两份,各得一份,这下大家都安心了.小白笑了,小黑也笑了.小白说,我知道,你在笑.小黑说,你也在笑,我知道.然后两人关闭”仪器”睡觉,睡得香极了.

他们是用触角联网的,就是这个秘密.

蚂蚁小白住在西宁,蚂蚁小黑住在青岛.

小黑对西宁知道的不多,只是一块高原,一片草地,还有一只蚂蚁.就这些.

小白对青岛知道得更少,一只蚂蚁,一只黑蚂蚁,一只喜欢旅行的黑蚂蚁.就这些.

小白问小黑,你说我们的距离有多远呢?我觉得不太近呢.

小黑说,这个难不住我,我马上告诉你准确答案.

小黑翻出一张不大的地图,再找来一把塑料尺,在西宁和青岛之间量了三遍,确信没有误差了小黑兴奋地告诉小白,真没想到真没想到,才四点五厘米!四点五厘米,你想到了吗小白?

小白起初不太相信,问小黑,你的用尺量的吗?

小黑向小白打包票,是标准的塑料尺,不必再怀疑.小白望着窗外的暖阳,告诉小黑,这是2004年她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.

那么我们可以见一面的.小黑尽量平静地说.

如果不见面也还快乐,就不见面的好,现在我还算快乐.小白说.

小黑想了想,不见小白也还快乐,句罢了,放弃了见面的念头.

这期间的几天他们真的过得非常快乐,为四点五厘米的距离快乐着.多好,才四点五厘米,只要周围的蝉肯安静一点,应该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.

我遇到点麻烦,真有点恐怖啊!一天早上,小白战战兢兢地告诉小黑.

你怎么了?小黑很紧张,看样子小白不妙.

确实是个最新的消息,一个坏消息:早上,小白爬上西宁市中心一棵老树,老树的身上很久没来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了,老树一激动,流下一滴泪,正好把小白的一只腿粘住了.

我过得不好,我想我俩应该见面了!小白无助地说.

听到这个消息,小黑的心狠狠痛了一下,说,我就来!

他俩都认为应该见一面了,不见面都不快乐啊!

小黑出发以前,又看了看地图.他应该向西走,四点五厘米,几秒钟的距离.

几分钟后,小黑告诉小白,我猜我是到了.怎么没看见树呢?

小白也没看见小黑,周围能看见的范围里绝对没有蚂蚁的影子.

小黑赶紧收拾地图,继续向西走下去,他俩都没想到,四点五厘米要走那么久.

小白提醒小黑,可以搭车的.小黑就爬上一辆西行的汽车.走了半天,小黑怕错过西宁,赶紧打开地图看,结果呢才到洛阳,完成四点五厘米的一半.

小黑正量着地图,一阵风把他和地图从车上掀下去了,他们在空中翻滚好久才落回到地面上.小黑没有把这个糟糕的消息告诉小白,平静了一会儿他又上路了.他相信他的尺是标准的,他的测量也没有错.真是倒霉的旅行,几分钟后小黑又被一只皮鞋踩了一下,幸好没有要他的命,仅仅有点轻微骨折.

小黑只是告诉小白,他在路上,想西行,距离她只有一半的路程了.小白马上计算了一下:恩,确实近多了,就要见到小黑了.她开始想象他黑黑的样子了.

现在开始想象还不算早吧?小白问小黑.

是的,不算早,我就要赶到了,你觉得怎么样?小黑说.

还不错,老树跟我道歉了,可是,我还是无法自由,不过有道歉就该原谅他,对不对?我准备原谅他了.小白说.

你想原谅就原谅吧,不该计较一棵老树的眼泪.小黑气喘吁吁的.

就是这个时候,小黑正被一条河拦住去路,不知不觉中小黑已经偏离了公路,有饿就找不到桥了.小黑查了地图,是洛河在为难他.没什么,小黑把地图折成一艘纸船,顺风向西漂过了洛河.不过,就在他一只腿刚刚搭在河边的瞬间,纸船刚好被河水浸湿,沉没了.

一个坏消息,为了帮我,我刚刚失去那个我最好的朋友,它一直在帮助我.小黑生平第一次哭了.

那我陪你哭,我没有别的办法.不过只要他是心甘情愿的,他离开你的时候肯定很快乐.这快乐也是你给他的,不是吗?小白也哭着说.

纸船的踪影完全在水面上消失了,小黑认定它已经沉到了河底,便擦干眼泪继续旅行.这回小黑搭在一个去西安的胖子身上,随他乘上一列火车.小黑出发时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:钱.没有钱,小黑就只有用这个办法逃票.你能原谅我这么干吗,小白?

小白原谅了小黑那算不得光彩的行径.没有钱买票,这也算是一个”聪明”的办法.

离开西安向西,小黑的运气不佳,几乎没搭上速度快的车,他经常要在路上以一毫米一毫米的速度西行.小黑计算着,十毫米就是一厘米,这速度也不慢.

谁都没察觉,许许多多个月过去了.这期间,小白一直困在老树的眼泪上面,她的那只腿渐渐失去了知觉,而小黑一直在路上.小白就要变成一只干瘪的蚂蚁的时候,小黑的消息来到了,是一个微弱的声音:我在爬上老树---

小白身体里的血液马上又恢复了流动,知觉也回到了那只麻木的腿上.小白说,我在等你呢___

几个小时后,两只蚂蚁在树干中部,相距四点五厘米的地方同时发现了对方.小黑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,快速向对方爬去.

两对触角碰在一起的时候,小黑说,四点五厘米,九秒,一点都不远.

是啊.真的不远啊----

这棵老树一直目睹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,看着看着又有一滴泪滚落下来,这滴泪恰好把小白和小黑裹在一起,形成了一枚晶莹透明的琥珀房子.

从此,小白和小黑就住在这幢琥珀房子了.再也不分开了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